惜·予夕漾 | 若蘭

春归·不思蜀

Time:[2013-02-17]

千门庭燎照楼台,总为年光急急催。 

半夜腊因风卷去,五更春被角吹来。 

宁无好鸟思花发,应有游鱼待冻开。 

不是多岐渐平稳,谁能呼酒祝昭回。

仔细算来两年未在家过年了,归属感仅存于心底,一种迫切融入家的心理冲动愈发明显。虽然还是那么熟悉,一切依旧,纵是默默亦犹未悔。

我可能还是更喜欢宁静吧,我也许也可以没有网络,一份宁静换一份别样风景,沉归于山林。

路,还在,蔓延中各自找寻终点,可是终点呢?也许也只是一个停靠的站点。遮风、避雨,再好却不能永久。

星星点点的油菜花开了,林中的树木更愈发郁郁葱葱,走在马路,穿过小道,感受清新,领悟自然,享受一种叫做家的感觉,而不是为了过年而过年。

年,还是那个年,年味依稀停留在儿时记忆,我们这里的传统是打麻将,不同于其他地方,一般的打法是13张且要缺一门才能胡,稍微紧凑点的打法是10张2门,5-6个人的话便是2门7张,8-9人的话则是2门4张。

孩童时期的我乃至上学的我,过年中与鞭炮为伍便是家常便饭,记忆在此刻更加深刻,不敢说历历在目,至少也是犹如昨日。

人多便是热闹,这几年过年犹为热闹,喜庆。父母姊妹多,而父母姊妹的儿女也多,这样一来一个庞大的亲戚团就组成了,往往我家人数维持在30人左右,这还是只是底线,上限未知。单独麻将都要准备三两桌,麻将声、叫喊声热闹非凡。

静也好,闹也罢,终无浮华。即使围坐烤火,甚至不言其它亦感惬意,也许这便是家。

启程,其实很不想走,让我再看一眼家的方向。

惜·予夕漾 | 若蘭
CMS V5.0
©2009-2021
蜀ICP备10021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