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予夕漾 | 若蘭

赶文

Time:[2012-08-07]

好久好久未动笔写自己的声音,就真的写不出来,为某人每天的死缠烂打,每天赶着赶着也就凑出这一篇,暂命名为《赶文》,还真是赶出来的,写的关于有的没的流水文字。

刚刚看完三场《中国好声音》,三个多小时,我的神经被一个一个选手演唱之前的一段采访拨动不已,梦想,两个轻飘飘的字眼忽的的跳跃出来,重重的打在心尖。。。24岁的我,已经没有了当初只身奔往远在千里陌生城市独立的激情,不能前进,就只能现在的沉落。。。

让我好好想想开启这段日子的那天,6月30日在公司和一位老总大吵特吵了一架,然后集团公司派来了5个人和我做交接工作,晚上七点交接完后,风风火火的赶去一高中同学的婚宴,看完一场又一场闹洞房的恶趣味表演,心底打定主意这辈子结婚请完客就赶紧给我送客。好吧,我承认我看到我那高中同学被折腾熊样也着实暗爽了一把,谁让你以前追我来着,现在抱的新娘比我还漂亮,美不死你。晚上11点过回到家,急急忙忙的准备开电脑时,天啊,我又没工作了,这的确是一个噩耗,预示着我又即将在啃老的日子里每日每日毫无骄傲姿态的接受老妈的碎念轰炸,她的碎念可以轰动整个楼层,怎么她的女儿我就斯斯文文呢,额滴神。。。从无锡回到成都的有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换了三份工作,好不容易将这份工作撑到一个半月,最后还是以如此绚烂的方式结束,一向勤勤恳恳、务实敬业的我怎么一回来就这副死样,难道回来后不适应潮湿的气候内分泌失调导致情绪不稳定?或是浮躁?而且易怒?

还未来得及追赶梦想,已在不知不觉淡化了理想的色彩。我甚至拒绝观看任何关于为梦想怎样怎样付出然后得到成功的滥俗电视档,我承认我很恶心,恶心到心里扭曲,是嫉妒还是愤恨自己,可能两者皆有,嘿嘿。不过随他的便,我就是不去想去做什么,拼什么,就这样浑浑噩噩,然后忽有一天站在十字路口,选一条顺眼的路,一走到底。其实吧,身为女子,我觉得自己还是不错啦,虽然芳龄24,没什么成就,也终于没成为一名合格的白领女士,但是有一个贴心贴肝爱自己的公,有一个收留自己的老妈,有一个说要把打工的钱存起来给我买结婚礼物的老弟,一直就很满足,工作不顺利,但总会有如意的时候,然而他们却是实实在在一直在自己身边,这份拥有,我觉得很富足。

现在歇业待家已有一月有余,我感觉我若再不主动出击找份工作,很可能有被赶出家门的不幸遭遇,我的公,你再不回来,你让我何去何从?罢了罢了,年轻的我们,应该活得多彩一些些,所以在没工作的日子里,学想要的东西,这些让我兴奋,但是这种方式总让身边的人总有点担心,我想我会尽快回到正轨,努力创造自己的世界,美好而快乐。

惜·予夕漾 | 若蘭
CMS V5.0
©2009-2021
蜀ICP备100210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