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予夕漾 | 若蘭

花非容

一段雨的悲伤。

Time:[2012-07-29]

未曾深思所要的,即使是轮廓亦如雨天泪洒花容般凄楚与朦胧。每每及此,就连解释似乎也显得那么牵强无力,更觉无可适从。

不可否认的盲从,还是听命于天的执着,难道还有自己选择的余地,我不知道,也未曾有人知道。或未及长,或少更世事,曾经的纯真或多或少已褪去不少,从未消失的困扰便是可再愿意相信一次,尝试一次,也许这样听起来更美。我也要感谢此。一句话的意气用事可以不再,不会因为听说的美丽而陷入,而后才发现却是谎言般梦境,因此而唏嘘不已。梦,不再。

假如,曾经假如,现在开始怀念假如。却没有假如。故事可以说得如春风拂面般轻松与惬意,亦可以讲得如唱洪钟大吕般豪放与洒脱,更可以潇洒得红尘做伴,策马奔腾,可一旦灵魂般触及,哪能物是人非般无赌……

一个夏天就要过完,就如一段故事的波折开始辗转,回首才发现原来我生活如是平淡,似没有微风拂过的湖面,透明如水,静谧似梦,偶有一惊,却未起波澜。

现状没有让我心灰意冷,低靡的趣味,无聊的世事,平静的生活。其实,我既喜欢这样又不喜欢。我一向喜欢安静、独自,我不是完美的人,也并未一直追求完美,我放浪形骸在卑微的堕落里自我放逐寻求涟漪。明天没有颜色,我依然千方百计的让今日色彩斑斓,虽然颜色可能单调得只有黑白,我依然单调得自我欣赏。现实是否美好,完全取决于我们内心的自我满足,满足,至少现在我还不知道何为满足(虽然固知知足常乐),难道仅仅苟活于世?想来谁也不想在别人流金溢彩光芒万丈的时候自己却只能独守一隅的仰望其背吧。即使掌声里满含不甘,那也只能是无奈的予以羡慕。我没有羡慕。

我也常常不满,对任何事情难以保持恒久的热情(被N人如是讲,自己也甚感如是)。苦恼于理想与现实的两端寻不到稳妥的平衡让我内心释然。苦多乐少,自然是消极避世。自闭的独处,往往却只能让你用更忧伤的心境和悲观的眼眸来看待生活。

有人说我们的生活需要信仰,我没有信仰,所以我在想我需要一个怎样的信仰(放心,不会是类似“带三个表”或者“共产主义”之类的信仰)。我们在路上需要一个个路标站牌来证明自己正缩短遥不可及的终点距离(也许从来就没有所谓的终点),可是一路走来,发现我的路上从未有过一个路标站牌,怎样的我该树立一个怎样的站牌?

……

今天偶有小雨,难得如是好天气,沁人心脾,才有此情致写上一两笔,文字酌浅,自酌自乐。

如是。

惜·予夕漾 | 若蘭
CMS V5.0
©2009-2021
蜀ICP备10021063号